易读小说网 > 我就是酒厂的薪水小偷哒 > 508 有本事你们去扎柯南
    吱呀——

    南凌扭开把手,屋门发出令人牙酸的老旧吱嘎声。

    ——黑羽快斗设下的陷阱并不容易识破,然而并非天衣无缝。在抛过几次硬币之后,散落在四处的标志很快就让南凌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线性的结构。

    几次遇到的标志已经足够让他推断出一些问题,随后找到的几个标志更是证明了他的推断。

    别馆的地图并非只有黑羽快斗一个人能记住,而识破陷阱远远要比构筑陷阱简单得多。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无视了那些侦探们费尽心力标记好的符号,而是直接开始搜寻对方的行踪。

    南凌自然有自己的方法——他的五感远远比普通人敏锐, 只要安静下来仔细听,这座别馆里所有人的脚步声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之前不用,是因为他觉得这样简直是作弊,太过无趣。现在嘛……

    他不仅找到了侦探们,还听见了别馆另一侧的动静……不过那边还是等等再过去吧。

    南凌毫不设防地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站在衣柜边的‘毛利小五郎’, 歪了歪头。

    “只有一个人?”他看似是在问对方, 但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我听见了好几个人的说话声……”

    看起来, 那些箭头还是发挥了他们该有的作用,给侦探们拖延了不少时间。

    这么一闪神的功夫,屋内的人已经动作迅速地消失不见了。

    “暗门吗……”南凌一点都不着急,神色轻松地走到那人刚刚消失的地方,试着推了推,“嗯……大概是往隔壁跑了。”

    他稍稍戒备了一点,侧了侧身。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暗门。

    ——毕竟对方手上有枪,对付自己这個‘手无缚鸡之力’的可怜小青年,还是有一定威胁的。

    出乎他的意料,另一个房间内并没有埋伏。

    南凌走进隔壁房间的时候,只看到了‘毛利小五郎’浅色西装背影的一角消失在房门处。

    “快斗这家伙跑得还挺快。”南凌嘀咕了一句,也稍微加快了一些脚步,跟着对方重新回到了走廊上。

    这个房间刚好处在离走廊转角不远的位置,对方显然也很会利用地形优势,预先设计好了逃跑路线。只是一个转角的阻挡,南凌很快就追丢了对方。

    ——至少看起来如此。

    实际上南凌追到一半就自己停下了脚步, 耳朵微微动了动。

    “……还是捉迷藏?”他朗声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说道, “你们有四个人, 为什么不敢出来?”

    他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毫无威胁,“身上带枪的可不是我。”

    “咳咳。”一个被刻意压低的声音从南凌身后传来。

    南凌毫不意外自己身后有人,转过头的时候神色却有些惊讶。

    ——因为那正是刚刚从另一个方向逃跑的‘毛利小五郎’。

    南凌不禁回头看了一眼之前他追逐的方向。

    难道有什么暗道?

    还是说……

    “咳咳。”对方又咳了两声,示意南凌注意一下自己手上举着的,正对着他脑门的手枪。

    “你想说什么?”南凌把注意力转了回来,挑了挑眉,“……让我退后是吧。好说好说。”

    面前的男人持枪逐步逼近,南凌耸了耸肩,非常好说话地一步步退后。

    与此同时,他也在心中回想着别馆的地图。

    如果他没记错,这么接着退下去,就会走到一个三岔路口——

    果不其然,面前的男人在南凌终于被逼到三岔路口的中间时,停下了脚步。

    而其他两个方向也逐渐有人逼近——

    那是另外两个‘毛利小五郎’。

    “基德给你们做的易容?”南凌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仔细端详了一下他们三个人,“他的手艺也越来越好了……”

    自己一开始都没看出来呢。

    “那个小侦探一开始说的话还真把我们吓到了。”他身后拿着枪的‘毛利小五郎’,也就是最开始引走他的人发出了茂木遥史的声音,“不过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真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基德的计划太过完美, 还是因为我们高估了你。”南凌面前的男人发出了女人的声音,“我们侦探居然也有和怪盗合作的这一天……”

    “你们应该有五个人才对。”南凌打断了枪田郁美的话,即使被一前一后两把枪同时指着,他也没有露出一丝一毫慌张之色,“我就不问柯南去哪了……基德呢?”

    黑羽快斗那小子敢一声不吭地算计自己,现在不出现,不会是怕了吧?

    “……”

    在场三人一阵沉默。

    他们也想知道基德在哪里。

    本来根据计划,他们四个要在这里汇合的。

    但是很明显,来的只有三个人。基德放了他们鸽子。

    “为什么?”南凌身侧的那个‘毛利小五郎’有些好奇地发出了白马探的声音,“我明明都没有说话,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基德?”

    南凌侧头朝他笑了笑,“虽然很淡,但如果我没猜错,令慈的香水应当是YSL的反转巴黎?”

    白马探一愣。

    香水名字什么的他不太清楚,不过他母亲确实会用一款YSL的香水。

    但他从来没在自己身上闻到过。仅仅是蹭到一些味道,白泽凉就能闻出来?

    “……真厉害。”白马探心服口服地说道,“如此敏锐的观察力和记忆力,如果你是个侦探,应该也不会差。可惜——”

    白泽凉的犯罪事实已经很清楚了,柯南提到的‘宫野小姐’正是被他所杀。

    他举起了手中的手表,那东西相当眼熟,南凌经常在柯南的手腕上看到这东西。

    “唉。”南凌叹了口气,“又不是每个人都想当侦探。”

    这帮侦探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吧?

    他刚说完,就感觉后颈处一阵微小的刺痛。

    南凌:……

    这算什么?他在三个‘毛利小五郎’的围困之下,被其中一个‘毛利小五郎’扎了一阵麻醉?

    天道好轮回也不是这么轮的啊!有本事你们去扎柯南啊!

    这么想着,他缓缓倒地。

    “……倒了?”

    “应该没问题了。”枪田郁美松了口气。

    茂木遥史则掏出了一捆绳子,靠近了倒在地上的南凌,“好啦好啦,把他先捆起来,等警察的支——”

    他没能说完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