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不敢苟同
    有一说一,阿拉密斯并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乌鸦嘴。

    他其实只是在参考了官方公告中所透露出来的场内平衡机制后,再结合当前战况进行了一番简单的分析而已。

    正如他刚刚所说的,如果当前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整整三个小时,也就是整场【问罪模拟战】,那么这一局就不是‘相对公平’, 而是毋庸置疑地‘不公平’了。

    通过之前的几轮小规模冲突,始终混迹在太阳王朝第三混合师团中的阿拉密斯、波多斯、无念和渝殇已经确定,自己所在的这一方在综合战斗力方面俨然已经强到丧心病狂了,哪怕敌人是成年巨龙,九成九都具备史诗阶的实力,但在太阳王朝的大军面前依然节节败退,五十比一的战损比就是最好证明。

    所以如果这个场面能够一直持续到比赛结束, 只要四人坚持混在大部队中, 那么就有至少百分之五十的概率被系统判胜, 毕竟不管对方的情况如何,几人可都是毫发无伤的。

    但也正因为如此,阿拉密斯才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毕竟在他的印象中,凭无罪之界主系统的能力,理论上绝不会出现这种只要利用得当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的漏洞。

    所以在波多斯开始盲目乐观起来的时候,阿拉密斯便忍不住分享了一下自己对局势的猜测,虽然没有直说,但言下之意还是——我认为事情恐怕不会这么简单。

    然后——

    事情就如他所说的那般变得复杂了,保守估计也有上百条巨龙遮天蔽日地掠过苍穹,目标直指方圆数十里内规模最大的进犯者集团,也就是这支太阳王朝第三混合军团,气势汹汹、煞气腾腾!

    综上所述,尽管眼下的变故并不足以证明阿拉密斯就是个乌鸦嘴,但渝殇踹他那一脚绝对半点都不冤枉,包括被踹者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阿拉密斯便半开玩笑似的让对方再踹自己一脚, 结果——

    “如果被踹这种事会让你感到愉快……”

    渝殇用略显古怪的目光瞥了阿拉密斯一眼,无声地往后退了半步,摇头道:“我拒绝。”

    “喂喂喂!”

    那猫男当时就急了,满脸黑线地怒吼道:“老子他喵的不是M啊!!!”

    “别闹了,阿拉M斯。”

    波多斯正色按住阿拉密斯的肩膀,扶正坐在自己肩膀上瑟瑟发抖的妖精少女后取下身后那枚图腾柱夹在身侧,沉声道:“这一出十有八九就是这场比赛中对咱们的‘不利项’了,怎么办?直接脚底抹油还是继续观望一下?”

    “不要一本正经地改掉别人的名字啊喂!”

    阿拉密斯恶狠狠地瞪了波多斯一眼,随即拔出自己腰间的两柄匕首,一边高效地环视着周围那些绷紧神经、严阵以待的太阳王朝战士,一边语速飞快地说道:“我们现在还没办法确定双方的战力差距,仓促脱团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而且就算要走,也必须等到正式开打之后,否则用不着那些巨龙出手,周围的‘战友’很有可能会直接出手把咱们几个逃兵灭掉,渝殇……”

    “打起来之后我可以让咱们在不被注意到的情况下撤出去。”

    画风酷酷的半龙人姑娘轻轻摇动着手中那支灵摆,毫不犹豫地说道:“但是现在不行,周围所有人的情绪都绷得太紧了,咱们要是有什么太明显的动作肯定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阿拉密斯微微颔首, 随即转头看向晃着小腿坐在波多斯肩上的无念:“索敌的工作先停一下, 帮忙测算一下天上那些大蜥蜴的战斗力怎么样。”

    “可以,但是没办法单纯的测算。”

    无念先是点了点头,随即一边快速把手中那本白皮书翻到空白页,一边提起手中的羽毛笔语速飞快地说道:“我必须得有参照对象才行,嗯……就是咱们周围这些大哥大姐咯?”

    “对对对!”

    阿拉密斯和波多斯点头如捣蒜。

    “稍等……”

    在大家都在努力的情况下,无念自然也不会选择划水摸鱼,立刻开始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奋笔疾书,而伴随着‘记录’的展开,她那本就稍显苍白的脸色顿时变得越来越难看,非但额角开始渗出大片细密的汗珠,娇小的身形也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很显然,她在通过某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方式对双方战力进行‘测算’,而这一过程的消耗似乎非常巨大,

    终于,就在那群声势堪称遮天蔽日的巨龙已经肉眼可见,靠近到一個非常危险的距离时,无念终于抬起了那支几乎变成灰白色的羽毛笔,然后身形摇晃着从波多斯肩膀上的掉了下来,被后者用空着的左臂托住了。

    “喂,丫头。”

    几乎把怀里这只在读研究生当女儿养的波多斯有些紧张地皱了皱眉,忙问道:“你脸色超难看啊,没……”

    “没事。”

    无念挣扎着坐起身子(在波多斯的小臂上),捂着自己的脑袋艰难地说道:“你们听好,因为两边实力都太强的关系,我没办法直接去揣测‘真相’和‘假象’,但根据刚才的结果来看,双方实力持平的测算是‘部分真相’,那群巨龙难以对这支队伍造成为威胁的测算是‘失败’,但改成它们的整体强度在军团本阵应付逻辑内的测算是‘粉饰’。”

    波多斯撇了撇嘴,骂骂咧咧地嘟囔道:“什么神神叨叨的垃圾天赋。”

    “不,这可不是垃圾天赋,无念这玩意儿都已经涉及到因果律了。”

    阿拉密斯却抬手阻止了波多斯的抱怨,轻笑道:“看来我没猜错,这里应该是某段既定历史的一比一复刻,换而言之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一切都是既定事实,不存在变数也不会被颠覆的既定事实。”

    渝殇微微颔首,一边专注地盯着自己面前的灵摆,一边淡淡地附和道:“所以才会出现她明明连敌方队伍的具体位置和情况都锁定不到,却能够对成分夸张许多的对战双方完成测算,对吧?”

    “没错,因为这是一个除了我们加对面总计七个玩家之外,根本不存在‘可能性’的世界,这就代表着无念的能力在以后那些比赛中会非常好用。”

    阿拉密斯咧嘴一笑,但在将目光投向半空中那群巨龙时面色却变得忧郁了许多:“至于现在……根据那个至关重要的‘粉饰’,我们大概可以断定那些巨龙的强度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单纯。”

    波多斯转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解释的再详细一点如何?”

    “展开来说的话,‘失败’的结论可以直接无视,‘部分真相’的结论因为变数太多、可能性太多、被坑率太高也可以无视。”

    阿拉密斯一边继续观察着周围那些严阵以待、兴奋的神情中掺杂着一丝不屑的军团战士,一边说道:“那么唯一能够起到参考作用的揣测就是‘粉饰’了,再结合我刚才那个看似乌鸦嘴的猜想……”

    “淦,那群龙不单纯是吧!”

    波多斯骂了一句,随即便将无念重新放到肩膀上,然后把手中那根图腾柱用力戳在地上,飞快为众人加持了一套以【大地庇佑】、【微风祝福】为首的增益效果,有效提高了队伍的抗打击能力和跑路速度。

    “准备跑吧。”

    阿拉密斯握紧了手中的匕首,低声提醒道:“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为什么,但咱们周围这些大佬恐怕很快就是遭重了。”

    波多斯微微颔首,掰了掰自己的指节:“我打头阵,你们跟好。”

    渝殇抬起手中的灵摆,在空气中搅动着浅浅的涟漪:“不用刻意隐藏身形,但不要离开我身边三米范围。”

    无念重新打开了手中的白皮书,抬笔草草勾勒了几段:“别往后面撤,右前方那边比较好走。”

    不得不说,这支队伍的质量其实一点儿都不低,四人虽然个体实力都算不上强,甚至连一个能挤进榜单的都没有,但组合在一起却是个相当全面的六边形TEAM,光从眼下这段雷厉风行的跑路准备,就能看出他们出类拔萃的个人素质以及团队意识。

    总而言之,未来可期。

    至于现在……这么说吧,在这种级别的战场上,这四位就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别看他们在大部队里混得挺安逸,一旦离开了周围这些太阳王朝战士的掩护范围,不管是碰到巨龙还是《丑角牌》恐怕都只有被乱鲨这一种结果。

    只可惜他们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

    “吼!!!”

    “赞美太阳,肃清他们!”

    “风紧扯呼,跑他娘的!”

    伴随着一声充满恨意的龙吟,数百条巨龙同一时间复仇而下,黑龙的附骨疽炎、红龙的熔山流炎、湛蓝龙的深蓝炎涛这三种简单且直接的吐息最先洒下,紧随其后便是七彩龙和银龙那不要钱般轰然砸落的龙语魔法、厚土龙的天赋能力重力操控、黄金龙那不但可以直接震毙弱者,还能加强龙族综合能力的浩荡龙威,直接清空了最前面的三支胜利骑士纵队与一个铸魂卫士方阵,在双方距离尚有数十米时便已经收割了数百条入侵者的生命。

    而太阳王朝的第三混合师团在如此打击下竟然完全没有半点骚动,直到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逼近三十米时,那位站在前沿的史诗阶铸魂卫士师团长才高呼一声,举起手中那柄纹章巨剑直指半空,发出了歼灭指令。

    顷刻间,至少三百发便携式【灭龙炮】同时发出一声轰鸣,将那充盈着无序空间场与巨额负能量的‘炮弹’送入空中,竟是直接绞碎了十余只躲闪不及的前排厚土龙,那些以防御力与身体素质著称的巨兽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狂乱的空间暴动化为齑粉!

    不过在这短短几秒钟内,巨龙集群中从后面顶上来的新一批先头部队已经呼啸而落,逼近到了距离地面不到二十米的位置,直接废掉了火械爆破工程团那联动后攻击直径至少有二十五米的【灭龙炮】,企图直接将局面拖入无差别绞杀战。

    然而还没等他们将最近的敌人纳入龙牙与龙爪的攻击范围内,无数充盈着黄、蓝、绿三色的流光锁链便突兀地拔地而起,直接将不下十五条距离地面最近的巨龙捆成了粽子,硬生生拖到地面。

    那是圣迹千咒法师团的联合施法,数百计以土元素为核心,附有能够严重迟缓目标的霜冻魔纹,还兼具着活力吸取这种高阶诅咒术的【降龙锁】在露出狰容那一瞬便完成了任务,为后方的施法者们捕获到了大量质量上乘的‘魔力源’。

    没有任何一个太阳王朝的战士去攻击那些被死死束缚在地上,不断发出凄厉吼声的巨龙,只见一道道锁链的绿色部分光芒大作,以霜冻魔纹溢散出来的水雾为媒,在已经被勒出无数血口的巨龙身上不断游移,将大量澎湃的生命力量运向后方那几座临时蓄魔池,整个过程就好像用某种手段强行抽取一个鲜活生命体内的血、肉、水分、脂肪等一切能量般令人发指,让人感到非常不适。

    顺便一提,这里的‘人’特指其他巨龙以及尚未完全脱离军团本阵的阿拉密斯、波多斯、无念、渝殇四人,并不包括那些隶属太阳王朝第三混合师团的成员,毕竟他们本就是这一幕的始作俑者。

    “我有点不舒服。”

    坐在波多斯肩膀上的无念回头看着不远处那些在短短半分钟内就干瘪了三圈,哀嚎声却愈发凄厉的巨龙,脸色有些难看地皱了皱眉。

    “同感,那帮孙子下手有点太狠了。”

    波多斯点了点头,随口回答了一句后又给大家刷了两层元素祝福。

    “嗯。”

    渝殇没多说什么,但眉宇间也多少有些阴沉。

    “所谓的战争,本来就是一场有违人道的活动。”

    而阿拉密斯则是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不过最终还是为了照顾大家的感情补充了一句:“当然,这并不代表我认可他们的手段,作为强势的一方,这种过于功利的做法并不体面。”

    “是吗?”

    一个轻佻的声音忽然在阿拉密斯身后响起,语气中满是玩味——

    “这话我可不敢苟同啊~”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终